• <rt id="tit0g"></rt>
  • <ruby id="tit0g"></ruby>
      <tt id="tit0g"></tt>

          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是什么讓新限塑令有點“尬”?

          admin 2個月前 (03-18) 最新資訊 88 0

          疫情開始后,眾多居民每天足不出戶線上買菜,送貨上門。但這種送貨上門背后,卻有另一層隱憂——原來超市收費的購物袋,線上交易就免費贈送,線上訂單數量的增長伴隨著塑料垃圾的增多。


          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是什么讓新限塑令有點“尬”?



          集貿市場的塑料袋隨取隨用、快遞盒上的膠帶越纏越多、商品的包裝越來越多,免費塑料如影隨形……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我國塑料袋年使用量超過400萬噸。


          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是什么讓新限塑令有點“尬”?



          2008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希望通過有償使用塑料袋制度提高公眾環保意識、減少塑料袋的使用。12年過去了,隨著居民消費場景的日益豐富,曾經的限塑管理渠道顯得過窄,單純的價格杠桿已經很難控制眾多的消費角落。今年年初,新版限塑令應運而生。發改委、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按照計劃時間表分步進行塑料污染處置。


          那么,限塑令要想執行到位,還有哪些挑戰要克服?


          塑料消費總量大,回收渠道不暢通


          我國公民對限塑令并不陌生?!秶鴦赵恨k公廳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明確規定:“從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商品零售場所實行塑料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料購物袋?!贝撕?年,線下零售領域一共節省了約700億個塑料袋,平均每年節約87.5億個,這個數字看起來十分可觀。但在更龐大的基數面前,限塑似乎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是什么讓新限塑令有點“尬”?



          中國塑協塑料再生利用專業委員會統計,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其中僅用于買菜的塑料袋就達10億個。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超市節能報告顯示,全國超市行業每年消耗的包裝袋價值高達50億元人民幣,其中以塑料購物袋為主,如此巨額的消費市場使得成本每降低一點帶來的收益總額具有很強的吸引力。


          我國塑料回收成本高,上下游產業鏈條打通難,從而使得塑料的回收利用率低。以瓦楞紙板為例,江南大學包裝工程系教授王軍說:“美國的廢紙進口后加上關稅和運費,比我國國內廢紙價格低200元/噸,因為我國廢棄物回收流程較多?!?/p>


          由于垃圾分類和回收利用機制不健全,我國的塑料垃圾在拾揀——打包——銷售——處理這個長長的產業鏈中回收成本不斷攀升。而在日本等垃圾分類推廣較早的國家,塑料垃圾從產生到處置的環節被大大縮短,與此對應的成本也相對較低。


          高額的舊塑料回收成本要應對塑料新料的成本不斷下降的市場化挑戰。由于塑料來自石油,平均每3噸石油能提煉1噸塑料,石油價格的降低導致新料的市場競爭力提升,塑料再生回收行業和后端的包裝行業受價值傳導而力量不足。


          例如蓬勃發展的快遞業,包裝垃圾回收成本高,利潤低,快遞行業幾乎不會主動回收這些垃圾。目前我國快遞包裝垃圾的總體回收率不足20%,其中紙盒回收率不到一半,塑料袋和填充物等回收率幾乎為零。


          替代品生產成本高,推廣難度大


          新的《意見》指出,要推廣應用替代產品。與之相對應,可降解塑料制品、生物基產品不失為減少白色污染的一劑良方。但是,當前可降解塑料等替代品的成本高、產量低的現狀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替代品的供給側遇到較大挑戰。


          首先,替代品價格遠超出不可降解塑料,并且產能上存在很大缺口。據王軍介紹,可降解塑料價格是普通塑料價格的3倍,產能不到100萬噸/年。而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塑料制品行業匯總統計企業累計完成產量8184.17萬噸。懸殊的價格對比和產能差距是可降解塑料推廣的第一道難關。


          其次,塑料制品的生產和使用,不僅涉及到材料,而且涉及生產工藝、生產設備等因素。王軍介紹,就目前的技術條件而言,可降解材料的性能和穩定性差,耐高溫、韌性、加工的適應性等因素都導致可降解材料使用的場景和領域十分有限。并且,塑料制品的生產設備與材料需要匹配,推廣可降解塑料,生產設備需要同步更替,這是可降解塑料推廣利用的第二道難關。


          與此同時,可降解塑料制品種類繁多,處置方式各有不同,而我國目前大量塑料制品對自身的可回收性尚無明確標識,這些都導致可降解塑料同樣會造成污染問題。例如,阿里巴巴推出的可降解快遞包裝,是在工業堆肥,而非自然條件下完成的,這部分產品需要統一回收降解;而另一部分產品,則需要進入循環經濟的鏈條,統一回收后進入再加工,生成其他產品。塑料的混同可能造成下游產品品質降低,給下端產業造成不利影響。在回收處置和綜合利用方面的多級處置,是可降解材料推廣利用又無法繞過的一道難關。


          塑料使用場景多形勢新


          北京一家外賣餐飲老板向記者透露:“包裝的好壞直接影響訂單數量,而包裝費用基本是由顧客承擔,餐盒價格只要不是太高,還是愿意盡量包裝?!睌祪|用戶對外賣的需求也導致外賣盒、塑料袋需求巨大,但另一方面,外賣垃圾回收艱難。一位垃圾回收站的人員表示:“回收塑料餐盒的價格大概是每公斤2元,利潤太薄,而且用過的餐盒都太臟了,回收意義不大?!蓖赓u垃圾的減量化處理,不在終端,而在源頭。


          我國每天使用塑料袋約30億個,是什么讓新限塑令有點“尬”?



          以美團外賣為例,2019年美團用戶約4億,如果每人每月訂餐2次,平均用3個餐盒,1個塑料袋,那每年中國會產生144億個餐盒垃圾和48億個塑料袋,這同限塑令節省下來的87.5億個/年的廢棄塑料袋相比,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就快遞而言,2017年中國人均快遞約為29件、2018年中國人均快遞約36件,2019 年中國人均使用快遞約45 件.....僅2018年一年,全國快遞業消耗編織袋約53億條、塑料袋約245億個、封套約57億個、包裝箱約143億個、膠帶約430億米,國內使用的包裝膠帶一年可以纏繞地球1077圈。


          在新的消費形勢下,塑料垃圾的戰場已經悄悄轉移到互聯網,越來越多的一次性塑料制品給限塑提出了更多新課題。也正因如此,“新版限塑令”把電商、快遞、外賣等新領域的管控納入其中。未來,我們或許可以期待更加綠色的餐飲、物流和生活。

          (作者:李茹玉)


          相關推薦

          網友評論

          • (*)

          最新評論

          聯系我們

          歡迎訪問本網站。本廠可以生3米幅寬以內無紡布,從10克-120克均可生產,廣泛應用于包裝、農業、工業、建筑、市政、醫療、綠化等領域。歡迎來電或加微信咨詢,電話/微信:15838056980

             

          东京热TokyoHotn鬼逝